本页位置:e游彩app> 公安> 警官风采 【浏览字号: 打印预览】【打印 我要纠错
徐卫星:“菜鸟”民警露锋芒 辖区由乱到治
作者:张耀宇 林笛 赵家新 奚静文   发布时间:2015-01-05 13:52:38


徐卫星检查工地安全设施。

    “村里都在传,说谁谁谁要断我手断我腿,我说我不怕,我就在这儿,你们来好了!结果这些年下来,你看我胳膊腿不都还在嘛。”

  9年前,这里是村民4000多人、以破旧平房为主、谁都瞧不上的邹村;9年后,这里是常住居民2.9万人、高楼林立、朝气蓬勃的飞龙社区。

  9年前,他36岁,是刚从部队转业、一头扎进邹村这个“乱摊子”的“菜鸟”民警;9年后,他45岁,是社区空巢老人离不开、农民工离不开、人人都竖大拇指的小徐。

  9年间,这里发展迅猛,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的嬗变,成为江苏省常州市城镇化进程的一个缩影。

  9年间,这里从乱到治,从农村到城市出现的几乎所有矛盾和问题,都在他的思考、尝试中,一 一解决。他是当地城镇化进程的见证者,更是参与者。

  “做一辈子社区民警,一辈子为社区群众服务。”

  请随我们走近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三井派出所社区民警徐卫星,去感受在城镇化大潮中,一名普通社区民警散发出的光和热。

  2014年10月20日,在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三井派出所,记者第一次见到了徐卫星。时年44岁的他近一米八的个子,黑黑壮壮的,话不多,眼神沉稳而锐利,给人的感觉是踏实、可信又散发出一种威严。

  说到自己的辖区,徐卫星的眼睛亮了起来,他给记者拿出了以前的照片,一一指出了他的简易警务室、难管的“垃圾村”杨家塘、还有“四大帮派”控制的棋牌室……循着他有条不紊的讲述,记者与他一起回到了8年前的邹村。

  从会修理多种机型飞机的副营级军官到“菜鸟”社区民警

  彼时的邹村是一个位于常州市新北区城乡接合部的落后小村庄,到处都是农田和崎岖的土路,几幢老旧的3层小楼散落在一片农家院落中。

  因为交通便利,除了16个自然村的4000多名村民外,还有近万名外来人口聚居在邹村。其中闻名全省的“垃圾村”杨家塘就有外来人口2000多人,在一户村民的3层小楼里甚至租住了114人。因此,这里治安状况比较混乱,是个棘手的“烂摊子”。

  2006年12月,结束了在新北分局防暴队为期一年的锻炼,36岁的徐卫星被分配到三井派出所,担任邹村社区民警。

  派出所的同事和邹村村民都不知道,转业前,徐卫星曾是空军某部航空兵修理厂的副厂长,是个会修理多种机型飞机的副营级军官。

  三井派出所所长郑继东评价徐卫星“实在太难得”:“从部队转业当普通民警,好多人都过不了这道坎,更何况军衔还这么高,但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。”

  徐卫星对这种转变只是轻描淡写:“我没有太多心理落差,更谈不上什么挣扎。来了没多久,我就认识到当好社区民警也挺有意义。”

  大半年跑遍16个自然村

  由于外来人口数量的急剧膨胀,邹村的警情数量逐年快速上升。提起当年情形,无论老村民还是外来人员都是直摇头:“就是一个乱!三天两头有人生事,打架、赌博,晚上都不敢出门。”

  初来乍到的徐卫星决定先摸清楚情况。在随后大半年里,徐卫星“成天在村里转悠”。

  而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一件事对徐卫星的触动很大,让他更明确地找到了工作的意义,在他的心里埋下了扎根基层、服务群众的种子。

  2007年7月的一天,徐卫星在走访时遇到几个安徽人,他们到邹村找一个亲戚,可是找了一周都没找到,心急如焚。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走访,徐卫星对辖区居民已有印象,很快就帮他们找到了亲戚。几个人感激万分:“多亏遇上了徐警官,否则我们不知道还要再找多久。”徐卫星回想说:“当时我很感慨,原来社区民警的工作真的可以帮助很多人。”

  大半年后,徐卫星踏踏实实地跑遍了邹村16个自然村、走遍了1200户村民家,村民们也都认识了徐卫星,觉得他朴实可靠、没什么架子,逐渐接受了这个“菜鸟”民警。当年的邹村老村民周春兴、袁耀兴说,徐卫星来了以后,成天在村子里转悠,“大家慢慢都认识了,也亲近了”。

  就这样,“白手起家”的徐卫星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,逐步掌握了辖区的基本情况。

  徐卫星发现,邹村的“乱”主要是由长期盘踞在此的几个外来人员组成的恶势力帮派造成的,包括控制当地回收废品行业、聚居东阳村的“安徽凤阳帮”,开设赌场、聚居周家村的“涟水帮”,敲诈勒索、聚居东庄的“沭阳帮”,四处流窜、打架滋事、聚居吕家屯等地的“山东帮”。

  一个鞭腿把沙袋踢上屋顶,袁某一下子被镇住了

  摸清了情况,徐卫星决定主动出击、重拳整治,消灭这些为害一方的“四大帮派”。

  “几任社区民警都没管好,就凭他一个人行吗?”当时村民们虽然祈盼治安好转,但还是不免有些犯嘀咕。

  徐卫星告诉记者,他的总体方针是“露头就打+贴身紧逼”,对不法分子形成有力震慑。他的整治手段有必要的强硬和勇猛,同时也不乏谋略。

  “我要随时打随时抓,锲而不舍地‘磨’他们,不断挤压他们的活动空间,让他们知道在这里惹事必会被抓”。

  “沭阳帮”在“四大帮派”中势力最大,成了徐卫星的首个目标。“沭阳帮”“老大”袁某根本没把徐卫星放在眼里。他在自己的棋牌室大厅里挂了一个沙袋,经常练拳,向村民炫耀武力。

  第一次去袁某的棋牌室检查,徐卫星一个力道十足的鞭腿就把沙袋踢上屋顶,袁某当时一下子就被镇住了。“你搞赌博就是不行,限你明天停业!”徐卫星下了最后通牒。

  无奈之下,袁某关了这个棋牌室。之后便是一次次“猫捉老鼠”:袁某无论在哪儿开涉赌的棋牌室,徐卫星肯定去查封;袁某无论做了什么坏事,徐卫星肯定一追到底。

  有一次,徐卫星将刚实施完敲诈勒索的袁某追至村边,时值寒冬腊月,逼得袁某只能跳入冰冷刺骨的河里游走。从那以后,以袁某为首的“沭阳帮”在邹村销声匿迹。

  接下来,针对其他帮派的违法犯罪活动,以及隐藏在游戏厅、洗头房、棋牌室等处的治安顽疾,徐卫星一律采取“露头就打+贴身紧逼”策略,“时时刻刻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”。

  “只要这些违法场所开业,我就安排一名辅警在附近值守,时间稍长,这些场所无法盈利,只好关门。”

  不法分子对徐卫星恨得咬牙切齿,但他却满不在乎。“那段时间总有人跟我说,村里都在传,说谁谁谁要断我手断我腿。我说我不怕,我就在这儿,你们来好了!结果这些年下来,你看我胳膊腿不都还在嘛。”

  经过连续两年的集中严打整治,以“四大帮派”为首的恶势力帮派全部销声匿迹,邹村重获安宁。而“露头就打+贴身紧逼”的治安整治策略,被徐卫星保留下来,并灵活运用至今,在遏制社区违法犯罪方面发挥了奇效。据统计,9年间,徐卫星抓获的侵财犯罪嫌疑人达200多人。

  【记者点评】在徐卫星的带头整治下,邹村由乱到治仅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。治安形势的好转,为这里紧接着开展的全面拆迁、新房交付的城镇化建设做了最必要、最基础的准备。有徐卫星在,辖区内始终没有出过大的治安问题。



来源: 中国警察网
责任编辑: 李霄

分享到:分享数:0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章程 | 入会申请 | 广告报价 | 法律声明 |

e游彩app   e游彩app

版权所有©2015 法e游彩app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证080276号


e游彩appe游彩app
e游彩app

Copyright © 2002-2019e游彩app版权所有